日本妊婦磁力

日本妊婦磁力更新至10集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内详 胡旭峰 nm5594276 高圣远 
  • 于敏 

    更新至10集

  • 日本 

    日本 

    日语 

  • 2019 

@《日本妊婦磁力》推荐同类型的日韩剧

三月女郎的幕后花絮

作为非常受欢迎的电视喜剧节目《你认识的最白的孩子们》(The Whitest Kids U Know)背后的灵感之源,扎克·克雷格(Zach Cregger)和崔沃·摩尔(Trevor Moore)当之无愧为喜剧界最受期待、最有前途的明日之星。如今,他们凭借着这部由他们自编自导自演的大银幕处女作《三月女郎》,终于正式敲开了电影工业的大门,将他们那种透着古怪的喜感赋予到一个横穿整个美国的公路喜剧故事当中。在克雷格和摩尔看来,制作这部影片同样也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和《花花公子》杂志真正的创始人休·海夫纳(Hugh M。 Hefner)来一次“亲密接触”,摩尔说:“那种感觉真的是太酷了,其实海夫纳完全可以拒绝出演这部影片的,可是他却愿意陪我们一起耍宝,让我们见识到了他童心未泯的一面……原本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已经洽谈好了,决定让罗伯特·瓦格纳(Robert Wagner)假扮一下海夫纳。但是,当我们正式开始进入拍摄之后,与海夫纳有关的那一部分却总是达不到我们预期的效果,始终没有办法建立起来一种真实可信的联系。因为那部由海夫纳参与的电视剧《邻家女孩》(The Girls Next Door)实在是太受欢迎了,所以人人都知道这位《花花公子》的创始人真实的模样和可能会带来的感觉。所以影片拍摄的过程中,这也就成了我们面临的第一道障碍,无论怎样颠覆,我们就是没办法让镜头里的瓦格纳制造出海夫纳的性格特征。在意识到这个无法忽视的事实之后,我们不得不亲自拜访《花花公子》杂志社,将影片的立意和内容展示给海夫纳,然后战战兢兢地问他,‘你觉得怎么样?’我们实在是太幸运了,我想这也和《花花公子》的企业形象有着很大的关系,由于我们需要在影片中使用许多与这本杂志相关的画面,所以他们也不得不认真地面对我们,甚至还为我们提供了许多他们杂志中的形象设计或概念。我没有想到他们真的会对这种预算少得可怜的公路喜剧产生兴趣,我想我们的幸运之处就在于,创造了一个深得海夫纳本人喜欢的电影故事,而且他也愿意配合我们,在影片中扮演他自己--我终于明白他最终能够获得如此大的成功的原因了,我们一起工作的时候,你从海夫纳身上完全找不到那种高高在上的距离,他喜欢融入我们,和我们一起玩闹。”扎克·克雷格和崔沃·摩尔都是那种喜欢“跟着感觉走”的搞怪天才,所以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他们并不主张在开拍前做太多的排练工作,因为那样很有可能会冻结住灵感,克雷格说:“其实对于我们自己所创作的剧本,我和摩尔都有那么点固执地坚持,认为当我们在创作它的时候,就已经赋予给它全部我们能够想象得到的趣味性了。而且在拍摄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所以不能有一丁点的资源浪费,而且我们也真是没有时间给演员们尽兴地发挥,做一些即兴的表演,这些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很奢侈的名词,我们只需遵照剧本继续下去就可以。我们在制作影片的时候,采用了我们的偶像贾德·阿帕图(Judd Apatow)的一些故事风格,我们都喜欢极了他的电影作品,但是他和我们不一样,他有足够的时间和预算,甚至可以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反复拍摄同一个镜头,然后留下那个最令人满意的……要知道我们一天必须完成7页的拍摄工作,同时我们还不能怠慢我们的剧集《你认识的最白的孩子们》的制作,有的时候需要在同一天完成5个短篇故事。确实,这样的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我们着实度过了一段疯狂的时光,我们只有不断地催促自己、为自己打气,因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不过,在扎克·克雷格和崔沃·摩尔正式参与电视剧《你认识的最白的孩子们》之前,两个人却都是不折不扣的即兴表演大师,克雷格说:“我们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花上一整天就为了琢磨一个镜头反复的进行表演。”摩尔接着说:“后期剪辑的过程要更具趣味性一些,你会从胶片中看到很多极具灵动性的即兴创作,然后从中挑出合适的部分进行拼接……但是,一旦你参与的是一个预算特别低的电视或电影的制作工作,你就会像我们一样,发现这么做简直就是在浪费金钱,毕竟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可以去尽情的挥霍。”崔沃·摩尔还承认,制作一部电影与之前拍摄电视剧的经历,是完全不一样的,摩尔说:“在这里,你需要思考的是更多的事情……其实电视喜剧确实要更加地容易一些,毕竟很多模式已经设定,你只需要将不同的小故事填充进去即可,固定安插一些小笑话,时间很短,也更容易把握一些。但是到了电影作品中,你就必须得考虑故事和角色的发展、行进的节奏以及结构框架--这是最主要的区别所在。” 《你认识的最白的孩子们》在喜剧类的电视剧中,应该归类在那种比较粗俗的领域里,同时还带点色欲的味道,崔沃·摩尔希望能将类似的风格继续延用到《三月女郎》当中,他说:“其实这部影片的原创故事并不是我和扎克·克雷格创作出来的,当20世纪福克斯公司找到我们、将剧本交给我们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们这是另外三位编剧托马斯·米姆斯(Thomas Mimms)、丹尼斯·哈格蒂(Dennis Haggerty)和赖安·霍姆查克(Ryan Homchick)专门为我们量身定做的。不过我们也明确地表示对制作一部很有公路片风格的性喜剧没什么特别大的热情,于是他们对我们说,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意愿去修改剧本,甚至可以撇开它,自己再重新创造一个故事……总的来说,原来的剧本中惟一被保留下来的,就只有‘一个男生昏迷,当他醒来时女友已经成了《花花公子》的裸体模特’这一故事线索。在改编剧本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这里最具有趣味性的地方就在于,我们可以随意发展这个更像是一部厕所喜剧的公路电影,尽力让它体现出一种深受《你认识的最白的孩子们》的剧迷的喜爱的那类风貌,这同时也是我和克雷格的最爱。所以我们在尝试的是,合并两种不同的喜剧观点,同时尽量避免出现太多那类非常愚蠢的笑话素材--我们最最需要的,就是如何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我觉得《三月女郎》所探讨的话题,要比其他同类型的影片更加地黑暗,对于尤金这个角色来说,他的身上出现了许多真实的问题有待解决,首先,他没有办法接受他的女朋友曾经有过男友的事实,其次是他在处理性爱时所坚持的错位的想法。然后是塔克,他与尤金虽然是好朋友,却对此秉持着完全相反的态度。我需要提醒大家的是,这部影片真的包含了很多人生的黑暗面,我们希望它所展示出来的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然后尽量回避那种孩子似的天真浪漫。相信观众肯定能够接受这些有点黑暗的范畴,因为生活本来就是不尽如人意的,我们没有任何恶毒的想法,无非是在为观众演绎一个与众不同的喜剧故事而已。当然,《三月女郎》也并不是100%地截取了电视剧的特色,我更愿意相信它是一部结合了电视喜剧的切入方式的‘伙伴电影’。”在拍摄《三月女郎》之前,扎克·克雷格和崔沃·摩尔一直居住在纽约,为了影片才搬到洛杉矶的,克雷格说:“我们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制作完这部影片,所以我们在洛杉矶也就住了一年的时间,对于我来说,我真的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变化,我们一如既往地衣食住行,仍然将全部精力放在工作上……不过这两座城市确实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尤其是在纽约,态度决定一切,人们是不会轻易接近初相逢的人的,除非对对方已经有了一定程度上的了解,而且在纽约我真的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一个名人,只是在做好我的工作,拍摄、参加节目或者去约见朋友,但是到了洛杉矶,似乎就不能那么自在地随心所欲了。”虽然《三月女郎》的制作占去了扎克·克雷格和崔沃·摩尔的大部分时间,但是他们并没有停止《你认识的最白的孩子们》的创作工作,克雷格说:“如今这套剧集的第三季马上就要播出了,估计会播一整个夏天吧……我想,我可以对所有人说,第三季是整套剧集中最优秀的一季,我们所有人都对它的播出无比期待着。我们最开始创作这个故事的时候,第一季内容其实是给舞台剧写的,第二季才是正式针对电视观众--我想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才决定去认真面对这套剧集,让它能够成为日后值得我们骄傲的资本。至于即将播出的第三季,我们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在里面运用上了我们能够想象得到的一切灵感。说实话,我对第三季的内容感到非常地自豪,甚至已经超越了《三月女郎》本身。与此同时,我们还在着手准备电影版本的《你认识的最白的孩子们》,说实话,我们已经有点克制不住迫切的心情了,虽然我们的时间安排表已经非常地紧了,但仍然在积极地游说电影公司来实现影片的拍摄。”



三月女郎的演职员表

扎克·克雷格(Zach Cregger)崔沃·摩尔(Trevor Moore) Vince Cirr...

友情链接